2022-08-14 13:57:47

湖南的地理中心在哪里?

盛夏,我們登上龍山,湘中最高峰,這里,就是湖南的地理中心。

地理中心,并沒有帶來繁華。相反,這里曾經是偏遠的代名詞,是梅山蠻與中原對抗的前線。

如果說,山是阻隔,是閉塞,那么,水就是聯通,是遠方。

山與水,養育了湖南人“吃得苦、霸得蠻、耐得煩”的氣質。

龍山的潺潺溪流,匯聚成河,漣水一路奔涌向前,通江達海。

載著湘中子弟,登上歷史舞臺,挽大廈于將傾,在中國近代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85.59公里的漣水,是湖南人“敢為天下先”的骨。

湘窖以龍山巖泉為“血”把漣水故事釀進酒里,書寫一個“敢為天下香”的酒業傳奇。


湖南,從漣水走向遠方

從龍山山頂沿著顛簸的山路下山,山間溪流、瀑布,在山下匯聚成孫水河(漣水支流),楊市鎮,就在孫水旁。

這是一個刻入中國近代史的小鎮,都說“無湘不成軍”,而這里,是著名的湘軍源地,劉岳昭、劉連捷、劉騰鴻家族,李續賓、李續宜兄弟……

出生在這里,在山河破碎的晚清,他們毅然投筆從戎,從孫水登上了拯救國家的征途。

龍山的潺潺溪流,匯聚成漣水。

榮光,早已被講述了無數遍。

只是我更想知道,數百年前,楊市子弟是懷了怎樣悲壯而又義無反顧的心情,踏上征船?又有多少楊市子弟埋骨他鄉?勝梅橋上,有多少等待征人平安歸來的腳步和眼淚?

個體的悲喜在歷史中消散,留下的是湖南人的鐵骨與血性。

我們站在孫水之上的勝梅橋,細細看著橋上刻著的那只烏龜,它的頭向著漣水源頭,尾巴朝著遠方,像百年前那些征戰沙場思念家鄉的征人,望著故鄉。

沿著漣水河一路前行,不覺間到達雙峰。

盛夏里,富厚堂門前的旌旗獵獵,仿佛能聽見遠去的鼓角聲聲。

曾國藩故居。

1853年,回鄉丁憂的曾國藩接到了辦湖南團練的旨意,經郭嵩燾力勸,這個書生終于下定決心投筆從戎,出保桑梓。帶領著漣水子弟,踏上征途。

戎馬十一年,輾轉大半個中國,終于攻陷天京,漣水子弟凱旋,跨洞庭,入湘江,沿著漣水逆流而上,他們回到了夢寐的故鄉。

那時的漣水河旁,一定擠滿了等待征人歸來的人們,有多少歡笑,就有多少眼淚。

平定太平軍后,湘軍榮歸故里,也開始重新探尋富國強兵之路,只是,這個夢想終究沒有實現,卻像一顆種子,在漣水撒下,生根發芽。

一脈漣水,為湖南人的“敢為天下先”寫下生動注腳。

數十年后,漣水畔的少年們,懷抱家國理想,從漣水出發,走向更遠的地方。

韶河(漣水支流)悠悠,百年前,年輕的毛澤東,從漣水入湘江,北上長沙,寫下“指點江山,激揚文字,糞土當年萬戶侯”的豪邁詩句。

漣水畔的少年,毛澤東、蔡和森、彭德懷、陳賡……以新的姿態登上歷史舞臺,讓古老的中國,再一次立于世界之林。

一脈漣水,為湖南人的“敢為天下先”寫下生動注腳。

湘窖,“敢為天下香”的酒業傳奇

為什么是湖南?行走漣水,在難懂的古湘語中,我們似乎遇到一個古老的湖南,你或許就能找到答案。

一些漣水畔的居民,依舊保持著耕讀傳統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勤勞而勇敢。古老而晦澀的古湘語中,藏著湖南人“吃得苦、霸得蠻、耐得煩”的氣質。

也正是憑借這份氣質,湘中子弟在這片土地上書寫著新時代的傳奇。

湘窖酒車間里,釀酒師傅正在釀酒。▼

1957年,龍山南麓。以龍山巖泉釀制的邵陽大曲面世,開啟湘酒“敢為天下香”的新時代。上個世紀九十年代,“開口笑”風靡全國,一路成長為中國馳名商標。

2018年“紅鉆·湘窖”榮獲2019比利時布魯塞爾國際烈性酒大獎賽最高殊榮——大金獎,這個賽事相當于酒類“奧斯卡”,2015年,榮獲這一獎項的是53°飛天茅臺。

一滴湘窖酒里,窺見湖南人的精神。

湘窖的創新并未因榮譽而止步,“龍匠”的正式上市,標志著湘窖在醬酒領域的布局;2019年,被評為國家AAA級旅游景區的湘窖洞藏酒莊開園,成為湖南第一個對外開放的洞藏酒莊……

湘窖酒里,有漣水悠遠和說不完的故事。▼

湘窖酒車間里,我們等來了出酒的時刻,綿密晶瑩的酒花泛起。

喝上一口,勁道十足,細品,有龍山的延綿,也有漣水的悠遠和說不完的故事。

一杯湘窖酒里,是湖南人“敢為天下先”的精神。

來源:湖湘地理

沦陷的少妇公务员人妻
    <xmp id="bbf8z"><bdo id="bbf8z"><ins id="bbf8z"></ins></bdo></xmp>

    <progress id="bbf8z"></progress>
    <samp id="bbf8z"></samp>
    <progress id="bbf8z"></progress>